|   收藏夹  |  咨询帮助

经济转型期如何践行绿色使命

2011-06-29 上午 10:54:41    来源:中国建设报    点击数:

  “十二五”期间,我国将以科学发展观为主题、以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为主线,在发展模式、发展战略、发展思路上将发生一系列的重大转变。其中,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改变过去高投入、高能耗、低产出的增长模式,力争在短期内实现低投入、低能耗、高产出的资源节约型和环境友好型的发展模式。面对国际应对气候变化节能减排的压力和国内经济发展的资源和环境约束,发展低碳经济已成为中国发展模式的必然选择。

  近日,在联合国工业发展组织(UNIDO)、国际节能环保协会(IEEPA)共同主办的第四届世界环保大会上,来自国内外的政府官员、专家、学者等围绕“经济转型与发展中的低碳使命”的主题,就我国在新时期如何实现低碳转型展开了探讨。

低碳发展压力大挑战不断

  清华大学副校长、国家气候变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何建坤分析了我国当前低碳发展所面临的形势。他指出,一方面中国在节约能源、减缓二氧化碳排放、促进低碳发展方面,做出了巨大的努力,也取得了显著的成效。但是,另一方面,中国在应对气候变化、实现绿色发展方面也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不断的挑战。

  “十一五”期间,我国单位GDP能源的强度下降了19.1%,加之能源结构的变化,单位GDP二氧化碳的强度下降了约21%,这在世界范围内是比较罕见的。但是从另一方面看,由于经济的快速发展,“十一五”期间,GDP年均增长率超过了11%。

  由此,何建坤认为,尽管单位GDP的二氧化碳的强度下降超过了20%,但是能源消费的增量和二氧化碳排放的总量仍然有较大幅度的增加。2010年,我国能源消费的总量比2005年增加了38%。中国二氧化碳的排放总量大、增长快这一趋势,一时难以得到根本的扭转,所以我们在实现低碳发展方面还面临着巨大的压力和挑战。

传统发展方式难以为继

  “十二五”规划中,我国制订了单位GDP的能源强度下降16%和单位GDP的二氧化碳的强度下降17%的约束性目标,并且把这个目标分解到了各个省和各个市,这是我国第一次在五年计划中把单位GDP的二氧化碳的强度列入约束性指标,标志着我国应对气候变化的国内战略正在加快和提速。

  “十二五”期间,国家提出了要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理念。何建坤认为,“十二五”期间延续“十一五”的发展方式已经难以为继。所以,中央把转变经济发展方式作为“十二五”期间的一个主线,提出合理控制能源消费总量的设想。控制能源消费的总量是比控制单位GDP的能源强度更为严格的一个目标,它除了要更大幅度地降低单位GDP能源强度之外,还要合理地控制GDP增长的速度。让GDP的增速放缓到合理的水平,有利于能源消费总量和二氧化碳排放的总量下降,所以“十二五”规划当中,国家把增速的预期定在7%,比“十一五”年均11%的计划下调了4个百分点,这也标志着我国在“十二五”期间更加注重经济增长的质量和效益,而不再单纯追求GDP增长的数量。

哥本哈根目标前途渺茫

  世界各国在应对气候变化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但是2008年以来,全球金融危机使得世界各国虽然进一步加大了环境保护方面的国际合作,但是争吵也日益激烈,甚至影响到相互之间的信任。这也是很多国际谈判会议越来越冗长,又难以达成共识、取得实质性结果的原因所在。

  对于哥本哈根会议中指出的2050年全球温度只提升两摄氏度的目标,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秘书长魏建国说:“我个人感到前途比较渺茫。”他认为,在发展低碳经济的路途上,中国必须加快调整能源结构、提高能源效率、调整产业结构、改变消费模式,同时,加强同国际组织和各国的合作。

绿色增长政策是关键

  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副秘书长马里奥·阿玛诺认为,任何一个国家要实现绿色增长都离不开相关政策的制定。他指出,绿色增长是对所有的国家都非常重要的,世界上不存在推动绿色发展的万用灵药。不同的国家应采取不同的战略,应根据本国的经济和体制的环境来决定,还要考虑各自的自然禀赋以及环境特点。共同之处是,不论在哪个国家,绿色增长战略都需要政策支撑,政策的出台不但有利于促进经济成长,还有利于对自然资源的管理实现可持续性。尤其是环境财税改革,这是众多政策中最重要的一部分。比如征收更高的环境税,再加上更低的劳动税,就有可能会是一个非常好的以增长为导向的成功的战略。

  目前,很多国内外的经济学家都倡导对碳和资源征税,就是因为税收政策是实现绿色增长的关键。瑞典在这方面有着成功的经验。1992年瑞典以税收的方式来解决二氧化碳污染的问题,仅仅花了两年的时间就将污染物减少了1L3。同时,在税收政策的激励和刺激下,很多企业积极寻找成本低、节能效果好的解决方式,因此,各种各样的新技术不断涌现。

  中国国务院参事、科技部原副部长刘燕华认为,目前,中国政府高度重视应对气候变化这项工作,也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但是,对于发展中国家来说,应对气候变化基础还是比较薄弱的,因此也应积极开展各种各样的国际合作。此外,还要注重资源节约和环境保护工作。发达国家在上个世纪70年代就启动了环保工作,用了几十年时间来治理环境。但是我们发展得比较晚,目前既要解决环境问题,同时也要解决减少二氧化碳排放的问题,也就是双重的目标在短时间我们都要实现。

  马里奥·阿玛诺说:“在绿色增长时期,我们必须要改变目前的增长方式,改变消费习惯。中国正处在快速的城镇化发展过程,正好是打破对传统增长方式依赖的最佳时机。”

 

责任编辑:黄晓琳